望尽终南秀岭峰,回首再读书万丛----致陕西科技大学镐京学院

二零一七年转瞬即逝,这一年忙碌而充实,疲惫而幸福,既实现了身份的转变,开启了新手妈妈的育儿之路,在忙乱和开心中都看着孩子一天天成长;也实现了研究的拓展,将研究主题进一步明确,在文献整理和数据论证中不断挖深。截止目前:已有学术论文《权力距离研究述评与展望》被《管理评论》(B刊,基金委A刊)杂志录用;《论中国新型的管理权力基础》已被《管理学报》(B刊,基金委B刊)接受;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组织情境下的新权力跨层次影响机制研究》申请书初稿一份,同时《The same is not the same:Explaining the effects of Power Distance Value Congruence in Leader-Subordinate Job Performance: The Mediate Effect of Affective Commitment Relational Identification.》和《不一致中的不一致: 领导高权力距离导向下的不一致危害远大于领导低权力距离导向下的不一致》两篇文章进入修改阶段。本人也因为科研成绩获评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知行奖学金三等奖。

这一年,我一直在家庭和学习的平衡中摸索,努力的使两边都得到同样的推进,但效果并不尽如人意,比如两篇修改的文章其实早就该进入投稿阶段,却一拖再拖,新权力主题的拓展完全可以更近一步的在运行逻辑上进行推演,但也拖沓良久,明年将在时间管理上更进一步加强,争取在2017-2018下半年将投稿完成,同时进行社会情境下新权力运行机制研究,力争在毕业前将权力主题的研究思路理清、摸顺,为进一步科研工作的开展做好铺垫。

现将上一年的工作感触表述如下,与各位领导和同事共勉:

第一,刻苦学习理论知识,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演绎新的辉煌。Charles Dickens在1859写出了惊世之句 “It is the best of times; it is the worst of times”。这句话放到现在依旧适用,时代的快速变迁的和经济的飞速发展,不仅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各种便利,更给我们的研究带来了无限的宝藏,理论永远是源于实践而高于实践的,我们应该充分认识新的经济形式给人类社会所带来的影响,在对新时代特征的把握下开展科学研究,解决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现实问题,让科研焕发永久的生命之力。可以看到,信息革命使得社会组织形式不再仅仅遵循集中、垂直的传统原则,日益增长的横向关系,跨越了社会、国家和身份的传统边界,网络的潜在功能由于传播技术的发展逐渐凸显。虽然“网络社会”理论被早期的研究者们提出,与之相关的社会经济发展和治理问题也被反复讨论。但在被讨论的议题中,“权力”这一社会研究核心议题的认识基础,却并未随着 “网络社会” 概念的提出而作出调整。美国学者Heimans和Timm(2014)在哈佛商业评论就曾指出,一种由下层民众力量聚集而成的、具备“开放、共享、群众、分散”等特性的新权力已经在全球政治、经济、商业等各个领域崭露头角。类似的观点也出现在国内学者的研究中,例如政治学家俞可平在谈及治理理论时就曾强调当代治理的上下互动性及其权力向度的多元和相互依赖(俞可平,2001),管理学学者廖建桥(2010)等在研究权力距离时指出中国社会个体权力距离和国家权力距离均出现下降趋势,吴瑶等(2017)关于价值共创的研究也认为,消费者的权力地位和个体的市场选择权力都在逐步增强。可以看到,虽然现实社会中的旧权力仍在多个领域发挥效应,但新的权力格局已经逐步形成并反作用于社会系统中的每个单元,从根本上改变个体与组织、权威与他人之间的关系(Heimans和Timms,2014),而现有研究成果中尚缺乏对这一权力改变趋势的系统性探索。正是基于这一背景,本人从权力的定义入手,通过对东西方古典政治哲学中权力概念的梳理,明晰了新权力产生的理论脉络,在结合现阶段中国社会实际的基础上,进一步从权力距离的认知差距和信息力量两个方面分析了我国管理领域所面对的由于权力基础变化而带来的各种挑战,并以此撰文《论中国新型的管理权力基础》提出了新权力背景下的管理策略变革,该文目前已被《管理学报》接受,进入专家评审阶段。

第二,坚持立足实践发展,明确研究的最终目的是为实践服务。对于任何一种现象,不能仅进行理论解释还要进行实践指导,毕竟我们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科研而科研,真正的解决实践问题才是关键。以南京大学赵曙明教授去年在第五届中国人力资源管理年会上的发言为例,赵曙明教授提出,人力资源管理应深刻认识“共享经济”带来的新机遇、新变化和新挑战,强化“共治共生、共赢共创”的发展思路,加快组织运行模式、劳动契约模式、人力资本模式和企业文化模式的转型发展。赵老师对共享经济的核心理念进行了进一步解读,他认为,共享经济的理念是共同拥有而不是占有,其本质是互助+互利,强调成本低+建立链接+可持续性,共享经济的发展在于去中介化+再中介化,运行机制在于找到过剩资源+搭建共享平台+按需分配+获得回报。并进一步分析得出,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将会在企业生产流通的各个领域带来变革,包括强调使用权,模糊商品或服务的生产者和消费者边际,C2C形式的出现,共享平台的载体性质以及“商业伙伴”形式对雇佣关系的替代。赵老师尤其提到了共享经济对组织管理带来的三大挑战,组织经营模式正日益变革化、组织运行方式正日益多元化、组织顾客理念正日益丰富化。以此为基础,赵曙明教授从专业的角度出发,进一步对Youeconomy大趋势中的人力资源管理的难点和特征进行了介绍。认为较之以往的人力管理不同,Youeconomy所带来的是企业的人才平台的开放,全球人力资源库的出现、以及更加松散的人力资源现状和人力资源管理关系复杂化。在这一大背景下,共享经济下的人力资源管理需要转变旧思维建立新思维,从四个转变入手,尽快尽早的适应新的经济模式:加快“传统层级型”向“平台共治型”的组织运行模式转型;加快“纯粹雇佣型”向“合作共生型”的劳动契约模式转型;加快“成本控制型”向“投资共赢型”的人力资本模式转型;加快“保守封闭型”向“开放共创型”的企业文化模式转型。赵老师强调指出,许多今天在各方面领先的组织,在30年后不可能仍旧保持领先地位,也不会保持现状。唯一可能取得成功的原则就是努力创造未来。企业需要采取管理“合作者”的方法管理“雇员”,合作关系(partnership)是指所有合作者在地位上都是平等的,不能像合作者发号施令。管理的重点不再是“管理”人,而是“领导”人;管理的目标是充分发挥和利用每个人的优势和知识。

第三,坚持传道授业,将站好讲台做好研究做为自己的座右铭。好的教授一定是既能做的好研究又能站的好讲台。这两年,不断的参加各种管理盛会,也聆听了不少的院士讲座,各位老师生动的语言、形象的讲解为每次的演讲都加分不少,他们都能通过自己的一次传道经历使得更多的师生开始关注自己的研究主题,由此可以看到,好的教授一定要能解惑、授业、传道,不仅是埋头科研,甘心面对鼓噪的文字,要能和大家进行交流,更关键的是进行好的交流,要能在短时间内吸引和引导大家的注意力,这一点值得每一个年轻教师认真学习。

以上三点是我近期研究的粗浅感触,不足之处还望见谅,镐京学院做为一所年轻的院校,在科研的道路上却也开始奋起直追,教师科研项目的推进必将提升学院整体的科研水平,希望我们能共同从实践出发,以理论为指导,为解决社会发展而带来的问题共同努力,谨以此文献给陕西科技大学镐京学院,祝愿学院办学蒸蒸日上,各位老师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包艳             

2018年1月10日